券商自营盘未陷重啤漩涡 只拿客户的钱冒险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5-11 20:46

导读: 12月14日,重庆啤酒(600132.SH)再度遭遇一字跌停,报收于47.86元,这已是其自12月8日复牌以来连续第5个跌停...

  12月14日,重庆啤酒(600132.SH)再度遭遇一字跌停,报收于47.86元,这已是其自12月8日复牌以来连续第5个跌停。

  同日,重仓重庆啤酒的机构之一易方达基金再次下调重庆啤酒估值至40.22元,相当于看空重庆啤酒还有2个跌停板。

  统计显示,截至2011年三季度,重仓持有重庆啤酒在20万股以上的基金达到15只;持有重庆啤酒的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有5只,其中4只出自东北证券旗下,另外一只则来自于中金公司;此外,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一只万能险,是唯一一只重仓重庆啤酒的保险产品。

  这些重仓的机构都有一个共同点,其投资资金均不是各机构自有资金,属于“代客理财”,都是资产管理者。而以券商自营为代表的机构自营盘,无一出现其中。

  “说到底,这次重庆啤酒的大跌,机构亏的都是投资者的钱,并不损失公司的资本金。”12月14日,一位大型券商风险监管总部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,自营盘涉及到金融机构本身的风险,一般重仓操作单只股票都会比较谨慎,风控部门也会有一定监督。“而理财产品只涉及客户的风险,最多也只是机构的声誉风险,而这个无法量化,获得的重视程度自然较低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今年三季度末,东北证券2号和东北证券融通一期分别持有重庆啤酒55万股和23.5万股,东北证券1号、东北证券3号也持有重庆啤酒22.5万股、271.4万股。

  记者计算发现,东北证券1号、2号、3号和融通一期四只集合理财产品的建仓成本大约在40元-67元之间,截至12月14日,东北证券上述4只集合理财产品在重庆啤酒的投资,账面浮亏高达5660万元。

  “从东北证券自营以及资管部门的激进操作风格来看,很难说他的内部风险管理部门有多强势。”同日,某上市券商风险监管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对于重仓重庆啤酒这样的股票,我肯定会考虑提示股价过高的风险和流动性风险,从东北证券的表现来看,他的风控部门要么是不作为,要么是提示了没人听,总之是形同虚设。”

  “可以说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结合。”一位上市券商风险监管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自己的儿子和别人的儿子,重视程度肯定不一样,不论是在风险控制的理念和具体措施上,券商对于自营盘的风险控制比对资管产品的风险控制,肯定要严格很多。”

  “风险分为两种,自营盘对应的是公司的风险,资管产品对应的是客户风险,这个要看各个公司对于客户风险的重视程度,从产品条款上来讲,只要操作合规,都是免责的。”一位大型券商风险监管总部总经理告诉本报记者,“本身各个业务部门就有隔离墙,而对于一些将资产管理部门单独出来成立子公司的券商,其资产管理子公司有自己的架构和流程,风险管理部门就更加不便插手。”

  “资管部门的人先是听研究员忽悠,或者是被市场里的朋友忽悠,然后决定重仓杀入,公司高层拍板的人也只是再被其忽悠一遍,很难获得真实有效的信息。”上述券商风险监管部负责人表示。

  “券商的风险管理还很不规范,在国内合规管理独大,只要不违规就万事大吉。”上述大型券商风险监管总部总经理介绍说。